分类目录归档:生活

生活中的事情

2023年终总结

在2023年的最后一天,我突然知道俄乌战争、美国CIA、国际局势和原油价格跟我的关系是这么紧密,它关系到我接下来能不能收回投资款,能不能继续撑下去,有没有钱过年。

2023年,是我人生中最特别的一年,这一年,我42岁,在经历了2022年的疫情大封城,百废待举之后我以为会迎来经济触底反弹的一年,没想到的是迎来的却是更加困难的一年。虽然流年不利,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也是收获良多的。

在经历了三年的口罩之后,很多人不在了,越来越认识到生命的脆弱跟可贵,我不再那么执着于赚钱和物质的占有了,我更加注重自己的内心安宁和身体健康。于是我有段时间每天下午就做八段锦,自己一个人在客厅对着B站的镜像教学视频学和练,一次学不会就多看几次视频,多找不同版本的教学视频看,跟练。在天气暖和起来之后我就开始去跑步,三公里,五公里一天,在跑了一个月之后测试体重的时候发现狂掉了十斤。于是我就不再继续跑步了,改为了每天8000步的目标,主要手段就是晚饭过后出去散步。现在体重是110斤出头,体脂之类的也不算高,因为我每天的饮食都比较清淡,大部分时间坚持在家做饭吃,少油少盐。

除了体重体脂之外我的身体上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我这两年一直有右上腹疼痛的症状,一直没有检查出具体的原因,之前做过B超,做过胃镜,都没有找到确切的原因,因为日常吃饭维持着。导致的原因有两个可能:一、胆囊息肉或是脂肪肝。二、胃食算倒流。

前几周我特意把治胆囊息肉的药停了之后再去检查B超,发现已经没有胆囊息肉了。那剩下的就可能是肠胃的问题了。于是最近还是继续吃奥美拉挫,但是还是早上会痛,只是不会那么厉害了。

小时候我曾经认为,虽然我有高度近视,但是当我老了之后,可能视力就正常了,不用戴眼镜了。但是这两年我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我不但有近视,我还有老花了。最具体的表现为近的东西看不清楚,特别是要写字的时候要把手伸得老长了,才能看清,不然写不好。

人和车一样,年纪越大,各个部位就越容易出现毛病。我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常有的烦恼:脱发。其实脱发也是这两年比较明显的,我曾经在楼下的发廊那里花了不少钱去买他们的生发、控油和防脱产品。每天又是先控油再防脱再喷生发素的,结果也还是没有用,该掉还是掉,直到我在看自己头顶的时候发现已经近半秃了,我的心也就宁静了。防脱生发这事可能还真没办法,随它吧,头发要走的话总是留不住的,秃顶也没什么,反正我不是靠颜值吃饭的。

这一年我还发现了一个比较残酷的事实,那就是不管我怎么拼命卷,怎么拼博都不可能赚到大钱,还可能把身体搞坏。于是我的心态就变了,不以追求财富为第一目标,转而追求生命的丰富程度,也就是要活得久一点,经历丰富一点。

在年初过春节的时候,我爸因为膀胱结石要去医院动手术,我开车把弟弟、侄女和妈妈带回家,然后带爸爸去医院住院、动手术、送饭、接出院。在这个过年期间我的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因为老婆带孩子回娘家过年,也不跟我联系,让我有一种孤家寡人的感觉,让我有一种为什么要为了别人活着,不为自己而活呢的想法。

于是我在这个春节期间一个人去体验了很多。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逛小城的老街、一个人逛逛从小生长的村子、一个人去跟朋友叙旧、一个人去吃儿时记忆的烂锅炒粉。不过这些事情一个人做得多了之后就油然生出一种:人生没有意义的感觉。

后来我保持了一段时间很颓废,一直到三月份左右,我遇到了AIGC的爆发,这波AI的浪潮真的是对我改变巨大,因为搞线下技术沙龙而去深入了解AIGC的技术和产品之后感觉这个变革实在是太颠覆了,过往的很多事情都要推倒重来。于是激情满满地allin去创业了。

创业的这9个月里,思想上的冲击是很大的,过去的很多想当然的事情经常被推翻,心理也必须要变得更强大才能承受这些打击。我最大的一个思想转变就是把之前的做产品,学技术,写代码实现的思维变成了做生意,寻求商业模式的思维。

在之前的文章过我有分享过很多种创业模式和我的尝试,最后总结下来归纳起来也就是几种赚钱的模式而已。不过虽然我知道了,总结了,不代表我就可以做得好了,要使用好这些思想,还需要有很多其它因素,例如人脉资源、生产材料、资金、客户关系、政策支持等等。我的心态也从:我一无所有,就只是比别人多几年行业经验,会写些代码而已,也卷不过别人,拼加班也拼不过别人,因为我怕死。变成了:一切我所能连接到的资源和人脉都能为我所用,只要我跟他们合作,我就能撬动他们的资源;万物皆不为我所有,但是皆可为我所用。这样一来我的思路就很开阔了,可以做的事情就很多了。只要我足够自信和努力,我就能成为任何一个角色。可能我现在需要的只是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能支撑我爆发的时机。

在今年的创业路上,我控股了一家公司,做了两家公司的法人,还成为了三家公司的股东。但是然并卵,我还是每个月在亏损中。

也许是我的心性修炼不够,也可能是我的执行力不够,反正没有赚到钱。在接下来的2024年里,我要坚持活下去,留在牌桌上。大家都说AIGC在接下来的时间会是大机会,只有留在牌桌上才有爆发的可能,才有逆袭的机会。

我拉黑了一个我帮助过的微信网友

我最近拉黑了一个我帮助过的微信网友。

他是我在一个技术群里认识的人,由于某些话题我们交流过,然后加了微信好友。他是从php转到go开发的,说是不想再做php开发这么low的事,想往大数据、机器学习这两个方向走,觉得这两个方向才是以后的趋势。

当他在找工作的时候,我就把他的简历帮忙发到itechclub的华南区群里,刚好绿瘦那边的朋友需要这块的人,就招了他进去。他如愿得到了转型的机会,试用期半年。也许很多人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不过举手之劳,帮别人得到了一个工作机会,然后功成身退,江湖从此只留下我的传说;但是现实往往就是会更魔幻。

这位小兄弟到了绿瘦之后出现了很多职场的问题,例如跟自己搭档的同事喜欢打嘴炮抢功劳,自己的上级看不到自己工作的成果,自己心里不爽同事的做法但是又不说;自己做了职责以外的事情本来应该是要被表扬的,结果倒因为自己的帮忙背了锅。凡此种种他都会在微信上跟我说,征求我的意见;一开始我也还心平气和地给他建议和意见,作为一个老大哥,过来人,有后辈向我请教,我还是很愿意去帮助的。可是这位兄弟他的性格就是喜欢抬杠,每当我给他建议的时候他总是会找出各种理由来跟我抬一下杠,我脾气好,我不发火,我也只是偶尔会无语地说:我只是建议一下,采不采纳你自己决定。

这位小兄弟的职场也是坎坷,他所在的公司被别的公司收购了,换了上级,然后要调整岗位,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最后要把他裁了。一开始我搞不懂他的逻辑,既然觉得自己没有错而被裁员,那为什么不争取一下自己的利益?一直到最后他真的被书面通知不用上班之后才认同了我的意见,找人事据理力争最后拿到了一个月的赔偿金。

也许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重新找一份更好的工作,然后好好上班就完事了。不过这哥们可能开始对我产生依赖了,他在找新工作的时候的各种思虑和想法都一骨脑地倒给我,我有我的工作和生活,我也有我的重要事情要处理,不能时时被别人占用时间和注意力。在权衡再三之后我决定把他拉黑,我想静静。

有人说过:你能帮助到的人才是你的人脉。这句话我是认同的,我想补充一点:帮助过你的人是你的贵人,不要随便消磨他对你的善意,你要做的是回报他,而不是随便地消耗他的善意变成他讨厌的人。

一早上纠结了输入法的问题

前几天我发现工作电脑中了一个搜索引擎劫持的蠕虫病毒,找网管看了之后推荐使用火绒进行了全盘扫描。这个扫描发现我用的五笔输入法《万能五笔》竟然报了好几个风险出来,于是我不得不把这个输入法给删除了,不管它是不是真的有毒,只要报了风险,这个风险就存在,降低风险才是我们要做的事。于是我只能换一个输入法了。

先是想着换回百度五笔输入法,但是它的词库用着不爽,很多我常用的词都没有,就算是我能手动造词,但是缺的词太多的话也会影响 我的输入心情。于是我就换了别的输入法,像什么小狼毫啊,下载下来之后,连五笔都很难找到,它太灵活,但是又不是专门为大陆的用户打造的,好像是为了台湾用户打造的,连五笔都找不出来,果断抛弃。

然后网上继续搜索看看有没有别的输入法可用选择,有极品五笔,这个我很早之前就是常用的一个输入法,打开网页的时候直接报网站有风险,那只能直接关闭了,下载都懒得下载。

我想起了我常用的另一个输入法:清歌输入法。我网上一查,这个输入法只适用于MAC系统,只好另外再找了。

最后我使用下来发现还是搜狗五笔输入法比较适合我用,我有些习惯设置一下就好了。例如我习惯按空格键出字,于是要把四码唯一的时候自动输入给关掉,这样我的输入就不会多很多的空格了。词库也足够丰富,登录之后可以同步自己词库。

最后的选择就是搜狗五笔输入法了。然后我又尝试了几个皮肤,还是机械键盘的皮肤适合我,输入法的功能就是输入,搞那么多花花绿绿的扰乱了我的视线。

广州市妇幼晚上带娃看病记录

儿子咳嗽了一周多了,晚上经常咳嗽到吐,昨天早上吃完奶之后没多久又咳嗽到吐了,还把床单枕头都吐脏了。虽然周六老婆带他去省中医院看过,医生说是湿热,并开了一些中药给他吃,但是这娃不肯喝啊,说那些药苦,味道怪怪的,捂着嘴吧不肯喝药。那没办法,咳嗽已经有点严重了,他表示咳得有点头痛,我只能带他去妇幼医院看。

离我们最近的妇幼就是珠江新城的广州市妇幼了,打车前往医院,前门进去看不到很多人,跟着路标找到了急诊室,因为我们以前去番禺那边的省妇幼都是去看急诊的。然而到了急诊问诊处,人家不提供人工急诊挂号,要让我们扫二维码上公众号去挂号,医生半个小时会放一批号出来,抢到号就看。

我一听有点来劲,这不是医疗版的秒杀系统吗?赶紧去新建病历,因为赶着抢七点半的号,有点心急,没看到新建病历的按钮放在最下面。我和老婆各自都新建了一个号,然后看两个人一起抢,哪个能更快抢到。眼着老婆的手机就没电了,只剩下3%的电量,她心里很急。

我们都建好诊疗卡之后就准备开始抢号了,因为老婆的手机上的时间比我快一分钟左右,所以她的手机先进入抢号界面,很快就到了支付的环节,但是提示开放时间没到,无法支付,她后面再点一直都没有反应,支付界面转圈圈。我这边到时间时候进入抢号界面,然后显示服务器出错,再点进入,还是出错,我一直点刷新,一直是显示出错界面,这才几个人的并发,服务器就挂掉了,真是垃圾。由此可以分析用户的抢号界面是由前端控制的,判断依据就是用户端的系统时间,然后支付处理逻辑由服务端控制。不知道是因为公众号程序所在的服务器问题还是医院内部系统问题,当我的界面不再提示报错的时候已经显示没号了。第一轮抢号以失败告终,我甚至看着这垃圾的系统都有点想回家,预约个周二的号再让老婆再娃过来看算了。

由于我们不死心,继续去找医院的人问有没有别的办法,被告知可以上二楼问问。然后我们就找电梯上了二楼,在二楼的分诊台那里得到的回复也是要等半小时后的放号,于是我们又想再抢一轮,实在抢不到再回家。儿子坐不住,不停地跑来跑去,然后我们也还是想去收费处看看能不能人工挂上号,这时我们发现收费处对面的自助机器,那里也可以挂号。于是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用医院内部的机器挂号应该要比在微信公众号上挂号快才对。

于是我就开始去折腾那些自助机,首先我尝试直接挂当天的号,显示还没到时间,然后用其它方式挂号,发现到时还要填各种资料,我估计到时要是再填这些资料,填写好又没号了。于是看能不能把社保卡用上,插卡看能不能直接读取信息,没能成功。后来我看到一个健康码的功能,我好奇点进去看发现是类似于建立用户资料的功能,建好之后打印了一个二维码给我,我可以直接通过扫描这个二维码输入个人资料。第一步完成了,我有点小激动,就等着到时间开抢了。在放号的前十分钟,我继续在那些自助机那里折腾,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信息可以利用上的,结果我发现不同的机器上显示的时间也有差别,有的会快个一分钟左右。于是我就守着那台时间快的机器把所有的流程操作到最后一步输入用户信息那里,因为我看那个界面是有一个一分钟超时的机制,只要我把时间控制到刚好到时间,我就输入了用户资料点击支付,我应该是最快完成整个挂号流程的。事实也是如此,当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就用打印出来的二维码完成了用户资料的输入,进入了支付界面,这次的支付就很顺畅了,没有支付界面转圈圈,我直接用微信完成了支付,然后很快看了病,拿了药回家了。

社会越来越数字化,难以想象要是让我妈带娃过来看病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肯定是没办法挂上号的了。公共机构的网络服务不能再停留在以多年前的那种门面工程,应该要切实解决民众的问题,微信公众号虽然是个好的开始,因为有了一个统一的入口和UI风格,但是服务器端的扛并发的能力还是要提升,云服务的到达率还可以再提升,希望我们的公共服务越来越好吧。